首 页 研究院概况 新闻资讯 科研团队 科研成果 学术作品 研讨论坛 智农强社 粮农智库 人才培养
璁哄潧鐮旇
暂时没有记录
 涓撳璁洪亾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农业的金融供给侧改革

深圳康达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  季圣智
——在首届中国农业企业领袖年会的主旨演讲

供给侧改革并不是新鲜事物,与其所对应的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一直进行的需求侧改革,即通过投资、消费、出口来带动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经济从2007年以后,增长速度逐渐缓慢,需求侧改革的动力不足。表面上是消费不足,但实质是供需错配。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传统的低端制造业已经无法满足中国人民消费升级的需求,造成大量中国人去海外购物,几十年来中国经济领域的一系列成果,因为供给端能力不足而引发国人海外消费。所以,面对目前经济的三期叠加周期,通过实施供给侧改革,从而促进中国经济数量和质量的双提升,迫在眉睫。
实施供给侧改革主要靠四个因子驱动:人才、土地、资本、创新。其中前三个是经济增长的三个因素,而创新是时代赋予我们的新增长因子。
实施改革意味着打破垄断,打破既有的利益群体。既得利益群体在各个时段、各个国家、各种社会形态都存在,对政治、经济都会产生广泛的影响。习近平总书记领导的新一代党和国家领导集体,权利空前的统一和集中,是实施改革、打破垄断最好的时机,这个时候能够推出供给侧改革,可谓天时、地利、人和。从目前来看,供给侧改革有四大战役要打响:化解产能过剩、降低企业成本、消化地产库存、降低金融风险。
从目前情况看,政府可以打的牌已经不多,考虑到政策的时机性和周期性,结合目前的形势,我觉得供给侧改革有两个突破的手段:一是反腐。反腐到现在,已经说明其不仅仅是一个政治问题,更是一个深层次的经济问题。用反腐来促使政府相关工作回到经济发展的正轨,推动政府的简政放权,用经济学的话说,就是“降低制度性的交易成本” 。二是国企改革。目前国有经济在全民经济所占的比重仍然过大,在一些城市,譬如上海,SOE(国有企业)在经济中的权重远大于民营企业。我们一直强调要调整经济结构、产业机构,那么国企改革也是一种结构调整,而且这种调整的推动力非常大、市场参与者的热情非常高,对于我们在座的各位企业家,吸引力度也非常大。
供给侧改革对农业、农村的影响:
第一,农牧业板块的估值将会得到进一步提升。我在2015年北大企业家年会曾经提出,未来的十年,是农业的十年,是金融的十年。这一观点在今年被反复引用和论证。今年万科和宝能之争,表面上是资本的战争,实际上我觉得更是代际的战争,宝能系给万科打了一个不对称战争。这是美国人常用的手段,用最高精尖的武器,快速打击敌人,最终获胜。在我的理解看,正如万科总裁郁亮提出的:房地产行业已经进入白银时代。而宝能所代表的金融资本,尤其是最近两年突然崛起的险资,代表着商业战争中新的武器、思维和作战方式。而我们知道,2005-2015这十年来,是中国房地产行业发展的黄金十年。我们为什么要如此强调黄金十年?今天中国绝大多数优秀的农牧业上市公司老板们都坐在一起,我们应该非常高兴,尤其是邵根伙博士一定会感谢我,因为当行业的风口到来时,资金、人才将会聚集,我们农牧业板块的估值将会得到进一步提升,我们手中的股票将会持续上涨,最终受益的就是在座的我们,在座的农业企业家。所以农业、尤其是农业金融这个风口期我希望大家一起抓住,仅仅靠我和邵博士一两个企业家去呼吁无法形成合力。说到这次供给侧改革,我觉得对于我们农业企业是最为受益的。尤其是农业金融领域,政策层面上一定会释放出很多机会,最核心的就是牌照。我相信,随着供给侧改革的全面实施,未来的农业银行、农业保险、农业期货等一定会向我们倾斜。
第二,土地将会是一门火爆的生意。关于农地入市,2015年初我曾发表过一段讲话,后来农业部办公厅的相关领导还专门找过我,说这个事情很敏感、说话要慎重。而经过这一年,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政策支持了我的观点。土地资本是经济增长最重要的三个投入因素之一,如果想从根本上推动中国农村的发展,那么激发土地、资本、人才三个要素迫在眉睫。关于农村土地使用权的抵押、交易、流转、担保等等,2015年都有了尝试,国家批准的三十几个地区已经展开试点。我判断2016年的政策会更加激进,因为整个宏观经济比较糟糕,这个时候如果不进行彻头彻底的政策调整,那么中国经济就有可能重蹈2015年中股市的覆辙。那就是动了根儿的事情,是任何人都不愿看到也不能看到的场景。
第三,农业要做产业的互联网化。我们切记不要因为互联网+,而葬送了自己的实业坚守。在“互联网+”上,康达尔这次是走在了国家政策提出的前面,我们是最早进入互联网金融的一批企业。一年多下来,和大家谈谈经验。互联网对于农业企业来说,其实是一种决策工具。互联网优化了我们的管理、积累了宝贵的数据、减少了我们的交易成本,但正如手机的不断更新换代一样,无论设计的有多么巧妙,都离不开信号的支撑。而我们所做的实业,就是一个信号基站的建设,正是因为这些一步步的工作,才造就了今天巨大的通信网络和便捷的通讯联接。也就是说,我们不能做互联网的农业化,而是要做产业的互联网化。互联网的农业化是阿里巴巴、京东他们做的,他们依靠强大的后台和用户来获得市场,农业只是他们延伸的一个收入来源。而我们农业企业,需要实施的是产业的互联网化战略,即通过互联网这种手段,来带动我们产业自身的提升。
第四,未来十年,是农业的十年,金融的十年。结合目前国家实施的供给侧改革,我觉得对于行业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农业高端人才的涌入、涉农资金的投入、农业生产的技术创新,这是我们能否享受这个农业金融风口期的关键因素。
任何改革都会损害一部分既得利益,但在政策初期,也会牺牲一些改革的先行者。在2015年初,伴随着国家互联网+的宏观战略,互联网金融一夜之间吹遍神州大地,但2015年末,我们看到各地经侦经常纷纷以破获互联网金融大案为赫赫战功,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当然,绝大多数倒闭的互联网金融企业都是由其自身的不正规发展引起的。但在这里,我想和大家说一句话:当一个行业只有曙光的时候,希望政府能够尽快出台配套政策,为我们保驾护航。一个国家出台的政策,如果没有我们企业家的参与,那一定是空洞的没有结果的。
最近很多朋友问我们康达尔丰收金融今天做了哪些事情,在这里我做一下统一的回复。关于金融板块的发展,我提出过“揽人才、抢牌照、上规模、要利润”的十二个发展关键字。经过一年的努力,我们勉强取得了一些小的成绩,挖掘出了几个非常优秀的客户。我们把2015年作为康达尔农业金融发展的元年,叫“投石问路”。我这一年来广泛的和各位接触,就是希望能够谋求业务上的合作,尤其是探讨如何通过金融手段来解决农业产业发展这一关键问题。2016年,我们提出来“精耕细作”,丰收金融要重点服务2-3家优秀的农业企业,用我们的资金、人才、产业优势,带动这几个企业快速的发展。相信经过我们的“投石问路”、“精耕细作”以后,在2017年,将会是“花开结果、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