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版块   三农调研   政协委员韩鲁佳:农业机械化对保障粮食安全至关重要
返回列表
查看: 15|回复: 0
收起左侧

政协委员韩鲁佳:农业机械化对保障粮食安全至关重要

[复制链接]
累计签到:4 天
连续签到:1 天

3359

主题

3363

帖子

10万

积分

责任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104436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20-5-22 10:49: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入会,结交专家名流,享受贵宾待遇,让事业生活双赢。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x
  受疫情影响,国际市场波动频繁,粮食安全直接影响着后疫情时代的社会稳定和发展。5月21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农业大学教授韩鲁佳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加快农业机械化、智能化的发展,加快市场化服务体系的完善,藏粮于技、藏粮于地,保障粮食安全,是这场疫情给我重要的启示”。
  以社会化服务提升农业机械化水平
  随着农业现代化程度的提高,我国东北、华北等主要粮食产区,农业集约化和规模化的水平日渐提升,大机械作业普及程度极高。然而,在西部、南部丘陵、多山地区,农业机械化的水平仍旧不足,人力耕作的现象仍较普遍。
  农业机械化是农业现代化中重要的部分,然而,限于自然环境、土地状况等,农业机械难以到达的区域,如何实现现代化?韩鲁佳表示,“目前,我们的三大主粮生产,基本实现了机械化,大中小型设备齐全。但也要看到,不同品种、不同区域之间的差异。比如棉花、油料、茶、水果、蔬菜等作物,机械化的水平并不高,畜牧产业机械化的水平更低。当前,区域之间的不平衡发展,确实是一个突出的问题,这和我们的社会发展水平、农业发展水平有关,也和我们的土地制度有关”。
  大型农业机械的作业,往往要求大片平整的土地,韩鲁佳说,“一方面,我们的土地承包制度决定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农业生产仍会以小农户生产为主,而小农户的土地往往是零散的。另一方面,我国地貌复杂,中部,西南、西北等多山丘陵地带,大机械很难进行作业。对于小农户生产、特殊自然环境区域的生产来说,加强社会化服务是提升农业机械化水平的重要方式。这也是我们国家当前大力推行和提倡的。”
  高端机械我们仍有差距
  藏粮于技,技术的进步带来生产力的提升,数十年来,我国农业技术发展迅速,不少领域已经处于世界顶尖水平,但也有不少领域,技术水平仍有上升空间。
  韩鲁佳说,“比如农业设备的制造,尤其是大型设备,这不仅需要农业技术的支撑,也需要极高的工业水平。我们在东北这样的垦区,可以发现,大型农机中,进口机械仍旧占据主流。比如大型拖拉机,既要马力足够,操控稳定,还要环保达标,这涉及到动力、排放、元器件制造等多方面的技术储备。我们的制造水平和世界一流水平还有一定的差距,在农机的可靠性、稳定性等方面还有不足。”
  实际上,随着我国工业水平的提升、相应技术的储备增强,我国农机制造业发展迅速,韩鲁佳说,“比如中小型农机,市场上以国内产品为主,只是大型机械的制造,还需要一定时间的积累和发展,才能跟上国际一流的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我国智慧农业发展速度较快,韩鲁佳说,“智慧农业和农业发展的基本要求是一致的,当前也有很多地方已经在开展智慧农业的实验、布局未来农业。当然,也要看到,目前智慧农业刚刚起步,发展的空间还非常大。仅从农业设备方面看,智慧农业对设备的要求更高,既有性能、环保方面的要求,也有可靠性、成本方面的要求。”
  疫情后粮食安全要求更高
  今年以来,受新冠疫情影响,国际粮食市场波动频繁,韩鲁佳认为,这场疫情告诉我们,保障粮食安全至关重要,而在保障粮食安全中,农业机械化的作用非常重要。
  “疫情之下,人员流动受限,整个社会方方面面都受到影响,从农业的角度看,假如出现长期的市场封闭,就有可能出现粮食贸易的壁垒,这就要求我们更加重视粮食安全。”韩鲁佳说。
  疫情发生后,一些国家先后宣布禁止粮食出口,这也确实引发了关于粮食安全的关注和讨论,韩鲁佳说,“当前,我们的口粮是安全的,三大主粮产量稳定增长。但疫情对养殖业、加工业等领域仍有影响,比如大豆,我们国家的大豆进口依赖度很高,大豆除了榨油之外,也是动物饲料的主要原料之一,大豆供给如果出现波动,就可能影响到这些行业”。
  如何更好地保障粮食安全,韩鲁佳认为,继续提升农业机械化水平,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她说,“藏粮于技、藏粮于地,其中既有育种、种植、植保等方面的技术提升,也包括农业机械设备的提升。在农业现代化过程中,机械化本身就是其中一个重要的部分,所以要更进一步提升粮食生产水平,就要求我们提升农业机械化、智能化水平,培养更多相关领域的人才,加强市场化服务”。
  多元方式处理利用农业废料
  生产会产生废料,农业生产同样如此,不论是禽畜粪便,还是作物秸秆,都是农业废料。近年来,随着社会环保水平的提升,人们对生态发展的要求也逐渐提高。韩鲁佳从事农业废料处置和利用多年,她告诉记者,“其实,农业废料的研究,是农业的传统研究领域,只是这些年引起了更多人的关注。”
  农业废料究竟有多少?处置和利用的水平究竟如何?韩鲁佳告诉记者,“根据农业农村部的数据,我国养殖业每年产生的粪污在40亿吨左右,利用率目前只能达到60%。作物秸秆每年有9亿吨左右,其中有2亿吨没有得到利用。此外,每年产生的农膜废料,有200多万吨,回收率不到三分之二”。
  农业废料的处理和利用涉及千家万户,在小农户生产中,禽畜粪便、秸秆等尚能得到一定程度的消化和利用,但随着规模化生产的增多、农村生活方式变革,农业废料的处理也出现更多新的问题。
  农业废料并非完全无用,它本身也有许多可利用之处,韩鲁佳介绍,“我们当前的原则是就地消化、循环利用,粪污、秸秆等,都能够加工处理之后,变成沼气能源、有机肥等。”
  不过,农业废料的处理并非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韩鲁佳解释称,“比如禽畜粪污的利用,每个地方都有各自的土地容纳率,如果禽畜粪污太多,本地的土地用不了那么多,运输到外地,成本就会提升。在农业发达的国家,目前可以做到根据土地的容纳率来建养殖场,超出就不能再建了,我们目前还处在建设后治理的阶段,所以困难会更多。再如沼气,随着农村生活方式的变化,很多人不愿意用沼气了,而是改用电能等清洁能源,这也是主要面对的问题之一”。
  多元化开展中非农业合作
  作为全国政协中非友好小组成员,韩鲁佳多年来关注中非农业合作,今年她的提案也与此相关。
  韩鲁佳介绍,我们国家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开始开展中非之间的农业合作,从农业基础设施的建设,到专家支援、人才培训等,数十年来,一直都在进行。过去几十年中,非洲农业发展迅速,中非农业合作的领域也非常广,成果斐然。但同时,随着农业合作的深入,也有一些新的问题出现。
  “我们在中非农业合作中,发现了一些新的问题,比如合作项目数量多、类型多,但规模普遍比较小、碎片化现象较多的问题,再如合作项目的可持续性问题等,这些都影响到合作项目的效率、影响力。”韩鲁佳说。
  韩鲁佳建议,在中非农业合作中,进行多方面的加强,“首先,强化顶层设计、战略规划,中非友好合作不仅是经济问题,也是国家战略,在布局方面加强体系化、可以让中非合作更好地发展。其次。建议建立绿皮书制度,全面介绍中非农业合作的情况,营造更好的合作环境。其三,加大对非洲国别的研究,尤其是当地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的研究,这能让中非农业合作对接的更多,可持续性更强。其四,建议实施双强策略,对非农业合作的特定点是投资大、周期长、收益低,因此在政府主导、市场调节方面都需要强化。同时,在强化技术输出的同时,也需要强化经验输出”。(来源:新京报 | 记者:周怀宗)

共建国粮智谷,促进乡村振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收藏:0 | 帖子:530

有图有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