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版块   财经观察   SPAC是否会继续流行?
返回列表
查看: 30|回复: 0
收起左侧

SPAC是否会继续流行?

[复制链接]
累计签到:235 天
连续签到:1 天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50万

积分

责任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500564

优秀版主

QQ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入会,结交专家名流,享受贵宾待遇,让事业生活双赢。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x

Ike Brannon(Jack Kemp基金会高级研究员)

  投资者一度抱怨首次公开发行(IPO)背后的机制似乎并未取得最佳结果:通常情况下,投资银行首先游说大投资者,大致了解他们可能会为新公司的股票支付多少钱,从而确定一个价格区间。然后,该银行试图引导该公司在这一区间的低端选择一个发行价。
  投资银行的意图是创造一种情景,即股票一上市价格就“暴涨”。最初的股价上涨有助于提高投行在投资者中的声誉,加之银行通常会获得部分股票作为报酬,所以投行因此也能赚到一些钱,同时公司也会赢得关注。然而,最初价格的大幅上涨是有代价的:如果原价设定在更高的价格,公司就会获得更多的资金。
  此外,IPO的成本也不低:承销费可能高达公司市值的7%。
  人们尝试了一些标准IPO程序之外的替代方案。众所周知,谷歌在首次股票发行时采用了著名的“荷兰式拍卖”,但人们普遍认为这一做法令人失望,因为它筹集到的资金比公司希望的要少。一些人将这一结果归咎于其投资银行,而这些银行都不希望改变现状。自那以后,很少有减价拍卖进行IPO的尝试。
  最近,音乐应用Spotify进行了直接上市,即在没有承销发行的情况下将其流通股上市。这种做法的缺点是,现有股东不需要在一定时期内持有他们的股票——这与大多数IPO不同——因此人们担心,如果没有这种支持,股价可能会暴跌。这反过来又会抑制需求,新股筹集的资金也会减少。尽管投资者密切关注着Spotify的直接上市,但它未能激发出许多模仿者。
  另一个替代IPO的选择在2020年流行起来: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
  SPAC是一种“空白支票”空壳公司,专门为收购一家私人公司并将其上市而设立。投资者以10美元的固定价格购买这家空壳公司的股票,公司负责人则将筹集到的资金存放起来,寻找有前景的公司进行收购。一旦委托人确定了收购目标,他们就会通知股东,由股东投票决定是否批准收购。不批准的股东可以连本带利收回原来的投资。如果这一过程在两年内没有完成,所有股东都会得到投资回报。
  2020年,SPAC的受欢迎程度激增,当时有165家公司执行了SPAC,而2019年只有59家。而且这种受欢迎程度还在增加。彭博社估计,仅在2021年1月,投资者就发起了90个SPAC。
  随着SPAC的使用增加,一些人宣称SPAC是让初创企业上市的更好工具,有朝一日它可能会实现减价拍卖和私人上市所不能实现的目标,并取代IPO。
11.jpg
  然而,这篇论文的作者认为,SPAC的流行可能是短暂的。他们认为,问题在于SPAC可能会让创立SPAC的委托人赚到很多钱,但购买它们股票的投资者往往最终表现不佳。
  虽然SPAC可能比IPO更容易执行,但对投资者来说,它似乎并不优越。在分析了2019年1月至2020年6月间成立的47家SPAC后,作者发现平均股价远低于起始价。论文作者将此归因于股票的稀释效应,这包括保荐人的“促销”或不成比例的利润份额、承销费用,以及合并后的SPAC权证。作者进一步指出,SPAC也有巨大的隐性成本,惩罚那些不立即赎回的人。
  虽然样本数据中的SPAC股价在交易完成后的第一年呈下跌趋势,但大多数初始投资者在收购完成后不久就退出了股票,在被收购后买入SPAC股票的投资者首当其冲遭受了损失。论文作者指出,这样的结果不是一个可持续的长期均衡。
  他们的结论是,SPAC的好处似乎被过分夸大了。事实上,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小投资者正在参与SPAC,通过SPAC上市的成本似乎并不明显低于常规IPO,而SPAC退出后股价的下跌则表明,精明的投资者可能很快就会开始避开它们。
  在互联网泡沫破裂后的20年里,我们看到国会通过了2002年的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Sarbanes-Oxley Act)和2010年的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Act),赋予监管机构更多治理金融市场的工具。很多人都写过,这增加了IPO的成本。有经济学家预测,美国IPO在未来20年将继续减少。事实上,去年已经有大量公司上市,其中很多公司选择通过SPAC上市。
  作者的结论是,尽管SPAC可能更容易实现上市,但它并不是一条成本更低的上市途径,随着市场消化了SPAC因成本较高而往往拖累收购后市场的事实,未来的SPAC交易可能会被迫变得更有效率——尽管这在IPO市场尚未发生。
  但作者也指出,SPAC的较高成本并不是这种结构的特有现象,如果市场压力巨大,也能迫使这个问题得以解决。
  这篇论文揭示了一个新现象,值得对2019年所有SPAC上市的股票进行同样的分析,以查看这一现象爆发后,SPAC股票表现与大盘指数之间的差异是否越来越大,稀释效应是否有所缓解。

粮农智库促进乡村振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收藏:0 | 帖子:2956

有图有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