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版块   三农调研   石嫣:农民还在为生存挣扎,凭什么要求他们种出更健康...
返回列表
查看: 61|回复: 0
收起左侧

石嫣:农民还在为生存挣扎,凭什么要求他们种出更健康...

[复制链接]
累计签到:6 天
连续签到:1 天

1892

主题

1895

帖子

711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7110
QQ
发表于 2019-5-16 10:26: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石嫣(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博士,清华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博士后)

    “每5户消费者加入,就可以让一亩土地脱毒;每10户消费者加入,就可以让一个农民健康耕作;每100户消费者加入,就可以让5个年轻人留在乡村工作;每1000户消费者加入,就可以有一个更可持续发展的乡村。”
    石嫣,分享收获农场主,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博士,清华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博士后,2016年"全球青年领袖"。国内第一位公费去美国务农的学生,中国社区支持农业和可持续农业的重要推动者。
    在她眼里,农业不只是农民的事情,是所有人都应该关注、负责的事情。本届A20,她到现场作分享演讲——《分享收获:重建人与土地的连接》。
    我觉得我就是一个最普通的农场主,所以我想给大家介绍一下,作为一个经营差不多300多亩土地的农场主,怎么样从经济、社会、生态三方面,把它在几年的时间里运营好。
    分享收获农场是我和先生两个人共同创办的,我们两个人都是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博士,接下来我将用三个问题来回答大家的疑问。
    博士为什么要当农民?
    我们从事的很核心的原因,是受到我和我先生导师的影响。《四千年农夫》是我们翻译成中文的,是一位美国土壤局的局长1909年来到中国,1911年完成的。我第一次读到这本书就被震惊了,那一年正好在美国的一个农场工作。
    当我们做农业的时候,很多人会想到其他国家的一些模式,但是当时作者最崇拜的是中国农业的种植方式,可以持续几千年同时养活了这么多的人口。美国的农业,虽然极大地促进了生产率,也极大地破坏了农田的环境和土壤。因此,这本书引发了我们对于农业的一些反思。
    我到很多地方做过调研,我意识到我们看到的光鲜食物的背后,做农业生产的人,是很难承担更多我们大家所期待的社会责任的人。你想让农民种出更健康的食物,现在他们是挣扎着要为生存所依靠的人,我们如何把更多的社会责任加到他身上?
    第二个问题是比较受关注的食物浪费问题。农业的碳排放在整个的产业链端,贡献率是非常大的。现在从农田到餐桌之前已经浪费了三分之一,所以很多创新农业项目都在解决其中的问题。
图1.webp.jpg
    比如在很多发达国家,他们就有专门的剩食餐厅。这个餐厅的所有食材都是还没有坏,但是马上就要被抛弃的、或是长得非常丑的食物。
    还有一点我觉得需要大家去关注的是,当我们过去谈农业的时候,可能很多谈到的是农业本身,但是其实现在农业更多延伸的一个新的名词,从国际的概念上来讲叫“食物体系”。
    当我们谈食物的时候,不只是在谈农业,还在谈健康的饮食。现在就有大量的研究显示,其实糖和烟一样,会使人上瘾,过去就有人提出,我们在烟草上标注“吸烟有害健康”,未来是不是在可乐上也标注内含14块方糖的含量。
    现在在中国这样的食物教育知识和课程是非常稀缺的,这也是当时我们选择做农业背后的另外一个原因,我觉得我们需要重新让更多人来定义什么是真正的食物。现在每个人的饮食都不只是影响到我们自己,比如说我们中国人吃肉的问题,已经成为全球很多研究机构非常关注的一个问题。
    最近我去纽约参加了一个世界经济论坛的会议,所有会议的餐,几乎60%-80%是素食,而且有很多在硅谷创业的新项目,就是以素食为主产生的食材,能够形成一种新的引领大家饮食风尚的潮流,这些领域也是大家需要关注的。
    刚才我给大家介绍的这些问题背后,是我在2008年去美国的一个农场工作了半年,全部的时间都在农场种菜,但是我在那里学到最多的不是种菜技术,而是他们的CSA的模式。
    CSA讲的就是怎么让生产者和消费者直接建立模式,所有的会员要提前预付费,在本地150-200公里以内的生鲜农产品直接从产地配送到家里。
图2.webp.jpg
    这就解决了农业中的两大痛点:1、农业生产中自然风险的问题;2、生产者资金的现金流都非常受限制的问题。
    从农业生产自身的角度来说,其实并没有农民一定想要变大的,如果我经营100亩土地就可以挣到足够的收入,为什么要经营200亩土地,并且这并不意味着你将有更多的收益?
    因此,在这背后是一种新模式的兴起,比如说农夫市集又重新兴起在像英国、美国等很多的欧美国家。
    今年我去联合国粮农组织开会的时候,大家达成了两个共识:第一是生态农业要被全球政府更多地支持,形成更大的规模;第二是要测算食物的真实成本。比如说土地污染、环境污染的成本,是没有被消费者所支付的,这些成本要由未来政府的相关科研机构测算出来,进而应该如何更多的补贴、支持生态农业。
    分享收获是在这个背景下创办的,当时我和我的爱人看到了所有以上的这些社会问题,我们觉得做研究已经很难解决社会关注的一些痛点了。所以我们就想先从自己真正经营好一个农场开始,从一个小的点去改变社会的问题。
    2009年我们在北京开办了小毛驴市民农园,同时我们也在农场举办了两个人的婚礼,这个婚礼是全国最早的有机婚礼,我们在农场里举办了有机生态食材的婚宴,邀请的也都是农场主的朋友。
    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和新的价值观会在未来更多80后、90后的生活选择中,成为他们愿意去消费的一种生活方式。
    为什么养鸡的时候要养鹅?
    这是我们在北京的第一个基地,当时配送的蔬菜是这样的一个模式,大家可以看到蔬菜都是比较单一的。
    后面我们在北京的顺义有了第二个基地,这个基地差不多50多亩,主要以农业的设施大棚为主。又过了两年,我们租了第三个基地,把每个基地运营好以后,当你的消费市场饱和之后,再运营下一个基地。
    所以现在我们在北京一共有三个基地,两个基地都在顺义所在的镇上。我们现在蔬菜的生产情况,全年能够达到差不多80-90个蔬菜的品种,每周配送的蔬菜品种是30多个。
    作为一个农民,需要非常多的智慧和知识,农民并不是被社会淘汰的职业,你要运营一个农场,需要对水、电、建筑、农业的生态学、种植等多方面的了解,实际上运营好一个农场,对农人的要求是非常高的。因此我们在农场的过程中,也有一个很重要的方向,就是培养更多的新农人。
    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要超过你自己能力的方式去投资农业的生产端,农业的生产端一定是随着需求和你自己的能力逐渐再去投入。
图3.webp.jpg
    比如说最初我们的农场,大家来了就是坐在地上吃饭,逐渐人越来越多,就在大棚里和仓库里吃饭。再后来我们有更多的人来之后,在农场里又改造了一个小的餐厅、食堂,可以举办很多活动。农场自己还做了7间很小的民宿,也是在原有房子的基础上改造的。
    在有情怀的同时,我觉得做农业也应该关注农业里很多科学性的部分,比如说我们的水土都要进行严格的检测,我们自己还建立了这样一个沼气的循环系统,现在做饭是用沼气,农场的废物都可以放到沼气池里进行发酵,就形成了一个农场的循环体系。
图4.webp.jpg
    这个图片是我自己画的,从生活和生产两端,完全可以形成一个永续的循环模式,现在因为自己农场的养殖量还不够,还需要购买一些牛粪、羊粪,但是这样一个基地通过五年的时间,会达到非常好的生态修复。
    农场的自然环境越来越好,会发现有越来越多的野生动物来到,比如说刺猬和蛇。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就是蚯蚓,现在农场蚯蚓的数量越来越多,我想说一个数据,这是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的:我们来到第一个顺义基地的时候,测土壤的有机质是1.5%,华北平原土壤的有机质大概是不到1%,而我们经过了五年的工作以后,现在土壤的有机质已经达到4%以上,几乎接近东北的土壤质量。
    我觉得这个数据是非常重要的,新农人不只是去做更好的产品销售,还要保育土壤,土壤是公共品,是农场里最重要的财富。
    我们也有一些农场养殖的部分,也在给会员进行配送,包括鸡、猪、鸡蛋,还有农场的水果,现在的配送箱里,会员可以选择他希望要的农场产品列表。
    他们手上的黄手绢是什么植物染色而来的?
    这是我们在北京呼家楼小学做的一个食农教育的课程,孩子们拿的黄色手绢是拿什么蔬菜染色而成的?是紫色的洋葱皮。
    这也是告诉孩子们,农耕的课程不只是种菜,很多布的染色就是通过植物染色,它是生活一个很重要的组成。
图5.webp.jpg
    我们每年暑假做三期夏令营,是以土地为主导的课程。同时,我们每个月办一次新农人的培训,这个培训是特别接地气的,在我们农场住一周,每天有半天时间在农田里耕作,剩下半天时间我们去讲CSA农场是如何运营的。我们后来也出版了一本书,叫《大地之子》。
    我们在超市里很多时候看到的西红柿和我们农场的西红柿有很明显的区别。
    真正作为一个农业一线的生产者,也意味着你要重新定义这两个词,有的时候在城市的生活看似是奢侈,但是实际上是清贫的。在农村的生活看似清贫,但是有时候是奢侈的,你吃到的是最新鲜的食物。
    我们自己这个农场一共有差不多60个人在工作,右边是老农人,左边是新农人。
    乡村振兴的背后是人能不能回流,如果我们只是把资金、土地不断从农村抽出去,那么乡村是不会振兴的,只有人回来了,而且在这个地区做产业,有更多人生活在这个地方,再配套上政府的公共服务,这样的一个地区才会真正的振兴起来。
图6.webp.jpg
    所以我们这些年培养了差不多100多个返乡青年,现在分布在全国各地,有一些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农产品品牌。
    同时,我们也像A20一样,每年办一次CSA大会,这个大会最早从人民大学开始,今年将是第十届,12月在成都举办。我们借用这个平台去推广CSA的理念,作为消费者、生产者,其实都可以在本地发起一个CSA的项目。
    这个会议里,大家一直很有激情地去讨论,而且这里面有更多是以生态的方式在耕作的农业生产者。
    去年我们邀请了全国100位各界的领袖,共同发起了一个“有种、有种”的倡议,这个倡议我们今年会继续做。在每年的大会上,有一个种子交换的活动,如果大家在各地有一些老的品种或者你自己保存下来的品种,可以在这个大会上带来,进行品种的交换。
    2015年,我到中央给汪洋同志进行汇报,其实也是汇报了我们生态新农人的经营方式,我记得他当时问了我一个问题,我选择做农场,是不是我现在的同学都很羡慕。
    这句话也演变成了现在政策里的一句话,就是我们要让农民成为一个让人羡慕的职业。
    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一句话。因为大家都知道,现在社会鼓励年轻人去成为医生、教师、律师,但是一个人一生有多少时间是需要律师、教师、医生的?而农民,是从你出生开始到你去世为止都需要的。
    一旦我们这个社会总是不断鼓励让更多的人逃离乡村或者离开土地,这是对每个人的饮食都不负责任的一种说法。
    我希望通过我们很多人的努力,至少让农民这个既古老又新的职业,可以被更多的人接受。就像在我们团队里这样的一群年轻人,至少以后不会再被他们的父母认为说他们的选择是一种逆向的或者说有悖于社会潮流的选择方式。

粮农智库促进乡村振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收藏:0 | 帖子:98

有图有真相